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男人的成长

男人的成长 十年寒窗终出头回首心酸穷书生“嘟,嘟”列车鸣起了长笛,缓缓启动,我分明从父亲的眼里看到了强忍的泪水,父亲走后我就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开始了自己的生活,就要真正的独立的生存,家里光宗耀祖的重任也要落在我的头上,我将作为一个真正的城市人生活,实现我心中积压许久的一个个城里人看来是举手..

貌美的年轻尼姑

貌美的年轻尼姑 任东杰接过细看,这是张普通的做寿请帖,上面写着诚恳的邀请言辞,落款正是萧天雄,日期是十月十三,下面还盖了一个朱红色的印鉴。  这时彭泰也走了过来,一看到这印鉴就陡然发出一声惊呼,整张脸都变的煞白。  「这……这的确是萧庄主独有的印鉴呀!」他目中露出恐惧之色,口吃的道,「我认得..

雨落南洋

雨落南洋 从书房里出来,倒在床上。因为那时我仍然醒着,睁着眼睛,雨开始下……在这样的雨夜,我能闻到窗外雨的气息。我听得出夜幕中传来教堂的钟声。那声音听起来清晰而悠远。声声都撞击着我那思绪乱飞的心情,幻想、回忆、思念交织在一起,每一缕都牵扯着身上某些脆弱的神经。我在等待,等待了很久,久到我已经..